费奥多尔·斯坦·卡瑟宁

“我记得当初的我,
谦逊有礼 宽松忍让 冷静沉默
从不与人争吵 没有菱角,

请你告诉我,

我是如何变作如今这副模样
疯狂的像一头野兽。”

这个世界最可怖的不是人们不再书写黑暗,而是即使写出来,也只会使书写者痛苦挣扎,也就是说,不是人们不知道黑暗,而是他们觉得在明亮的前景面前,那些蚀人的黑暗不值一提。

你们以为光是包罗万象的?
不不不,黑暗才是。

评论
热度(61)
  1. 夕阳费奥多尔·斯坦·卡瑟宁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额呵呵呵!费奥多尔·斯坦·卡瑟宁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狐苕费奥多尔·斯坦·卡瑟宁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凤辞费奥多尔·斯坦·卡瑟宁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fghj kjjh费奥多尔·斯坦·卡瑟宁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忘浮云松费奥多尔·斯坦·卡瑟宁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费奥多尔·斯坦·卡瑟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