费奥多尔·斯坦·卡瑟宁

“我记得当初的我,
谦逊有礼 宽松忍让 冷静沉默
从不与人争吵 没有菱角,

请你告诉我,

我是如何变作如今这副模样
疯狂的像一头野兽。”

可怕就可怕在,这类阴森可怖的事情对于我们已不再是恐怖的了!这才是可怕的事情,骇人听闻的是我们的见惯不怪,而不是这一名或那一名个人的个别罪行!这类案件,这些时代的特征向我们预示着未来不容乐观,而我们的态度却如此冷漠,不痛不痒,原因到底在那里?是不是我们玩世不恭?是不是在我们这个还如此年轻却未老先衰的社会里,智慧和想象力过早的枯竭了?是不是我们的道德准则已在根本上发生了动摇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 摘自 陀思妥耶夫斯基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

评论
热度(50)

© 费奥多尔·斯坦·卡瑟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