费奥多尔·斯坦·卡瑟宁

“我记得当初的我,
谦逊有礼 宽松忍让 冷静沉默
从不与人争吵 没有菱角,

请你告诉我,

我是如何变作如今这副模样
疯狂的像一头野兽。”

如果一个国家,人民到了凡事都以生存为目的,凡事都用利益来衡量的时候,这个国家还会有人才吗?

评论(2)
热度(55)

© 费奥多尔·斯坦·卡瑟宁 | Powered by LOFTER